www.8050.com www.8065.com www.8099.com www.8115.com www.8137.com

网上买码下注
在线教育,打开你的知识空间
浏览次数:次 日期:2018-01-23

数据来源:教育部、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艾瑞咨询

本期统筹:朱 伟 李远哲

制图:李姿阅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更好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当前,网络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浪潮蓬勃兴起。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数字经济正以前所未有的态势改变着中国,为高质量发展输送了新动能、拓展了新空间,为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要提供了新选择、带来了新便利。

本栏目今起推出数字经济系列报道,聚焦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动力转换带来的新趋势,感受创新发展给百姓生活带来的新气象。

――编 者

3200余门

我国慕课数量位居世界第一

变革教学模式:让“随时随地学习”多一条门路

河南省郑州市市民万晓云平时在金融行业工作,内心却是个传统文化迷。前些日子,她对中国古代服饰产生了浓厚兴趣,很想系统地学习一下。于是万晓云想到了“中国大学慕课”平台。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中国历代服饰赏析》让万晓云眼前一亮。每节课十几分钟的视频,支持在线讨论,之后完成课后小测验……15周下来,万晓云不仅达成了了解中国古代服饰的愿望,还拿到了课程的结业证书。

“这样的学习方式,对于我这种上班族来说,非常实用。”万晓云说:“让我跑到学校里去蹭课,我没时间,也懒得去。让我看大部头的专著,又很难集中精力。重点突出而又简单明了的视频教学,我很喜欢。”

教育部日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慕课建设与应用呈现爆发式增长,多所高水平大学陆续在国际著名课程平台开课,有关高校和机构自主建成10余个国内慕课平台,460余所高校建设的3200余门慕课上线课程平台,5500万人次的高校学生和社会学习者选学课程,我国慕课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一。

除了中国大学慕课、网易公开课等免费通识类教育课程之外,越来越多专业细分的教育平台也涌现出来。有专注于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的“K12”基础教育,如哒哒英语、学而思网校等;有应对雅思、托福、公务员等专门考试的线上培训,如中公教育、启德考培等;还有闯关做题等工具类的应用,比如猿题库、问他作业等。

互联网给教育带来了显著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表现在时间空间上的突破,更体现在教育的教、学、评、测等多个环节。在互联网模式下,学习不再只是呈现、接收、反馈的过程,而是一种全新的认知过程。课程的建设也不再只是师生传授,需要更加关注进度设计、用户感受、社会参与等。

“在线教育是互联网革新课程的重要形式,但浅层学习、保持率低等也是常见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余胜泉说:“互联网课程更需要关注学习认知和学习活动的设计,在这一方面,或许大数据的深度挖掘将激发颠覆性变革。比如,当课程后台大数据显示,在课程进行到某一时段时,有超过一半的学员做出了暂停或回放的动作,那么课程开发人员就可以了解课程的难点所在,并有针对性地优化教学内容。”

89.8%

全国中小学网络接入占比

缩小教育差距:为贫困地区孩子开一扇窗户

海南联通跨海光纤专线远程在线教育系统的开通,把祖国南端的三沙市永兴学校与海口市滨海第九小学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虽然相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但“同步课堂”却能让视频两端的孩子们同唱一首歌、同跳一支舞。目前,两所学校已经开设数学、语文绘本、国学诵读、音乐四门课的远程课堂,两地的孩子也成了相互熟悉的好朋友。

前不久,在北京鲁迅故居的小四合院内,著名儿童文学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通过远程直播平台为全国平安希望小学的学生们带来了一堂形式新颖、内涵丰厚的经典文学课。上百所农村学校的孩子们在经典文学作品中感受到“故乡”的文化与魅力。

将优质的教育资源与边远贫困地区的距离从万水千山缩短到一屏之隔,在线教育开启了教育公平的新模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末,全国中小学中,89.8%的学校实现了网络接入,85.1%的学校已拥有多媒体教室。“互联网搭建起一条信息的通道,大大提升了贫困地区的教育教学水平,为那里的孩子打开了一扇窗。”正如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所言,互联网已成为有助于实现教育公平、促进优质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力量。

“对于一些中西部农村地区来说,硬件条件的改善有目共睹,但是在软件维护、互动方式、教师应用等配套投入上仍需要下一番功夫。”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张力认为,政府应持续增大财政投入力度,并且鼓励地区之间的对口支援,同时倡导企业和公众开展慈善帮扶,共同帮助贫困地区搭建起真正好用、真正实用的网络教育平台,金鹰国际娱乐

1941亿元

2017年市场规模预估

完善行业监管:为标准认证体系拉一条准绳

“雅思口语30天速成,外教一对一辅导。”看到网上的雅思辅导班价格实惠、时间自由,大学生小陈果断报了名。然而,随着课程的深入,小陈发现教育平台所说的“根据学员的要求安排上课时间”“定期测试”等大多都是“空头支票”,“英语金牌讲师”“专业八级外教名师”等也只是噱头。

“在线提交的问题,平均一周左右才有答复,实在太慢了。”北京市海淀区的王女士给儿子在网上报了一个“数学尖子班”课程,本想及时得到名师点拨,没想到网校承诺的“答疑解惑”,不是慢吞吞的简单回复,就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为培养孩子对英语的兴趣,江苏南京的黄女士在一家英语早教平台给儿子开通了在线课程。“刚开始孩子兴趣很大,可是几次课后,换了一名外教老师。新的老师跟孩子互动很少,儿子便不肯再学了。”黄女士说:“我想直接退费,可平台的工作人员总是百般阻拦,非让我再试试其他课程。”

……

当教育的“慢”碰上互联网的“快”,在线教育在发展的过程中难免遇到种种问题。

“在线教育还算是个新生事物,几乎没有准入门槛,相关的监管体系也尚未建立起来。必须加强法律监管、强化企业责任,让在线教育真正转向育人,优质的教育资源才能惠及更多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蒋承说:“而且市场上比较火的在线教育产品往往是针对应试教育的,这其实与网络教育的素质全面、优质均衡等目标是背离的。”

艾瑞咨询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941亿元,同比增长22.9%。未来几年,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也将继续保持稳健的增长势头。

“目前社会培训机构教师、独立教师这类人员的在线授课,属于市场行为,其管理主要通过在线平台的监管和消费者的选择,因此授课人员常常鱼龙混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必须加快建立起互联网教师的资格认证和质量认证体系,这是在线教育平台良性发展所需的必要环节。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23日 09 版)